追梦情感网:http://www.gyzhiqingyun.com为您提供情感资讯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感专区 > 正文

感情文学网(记录那些浪漫温馨)

追梦人 2022-06-30 23:48:53 情感专区 阅读次数

  绿灯亮了,后面的司机开始不满地按喇叭,我回过神来,踩着油门继续前行。Nick这时被喇叭声吵醒了,伸了个懒腰,问我,“刚才你是不是偷看我来着?”

  “谁会看你啊?”我不承认。

  “不要以为我睡着了不知道,想看帅哥就说嘛。”

  “去死吧你,你算什么帅哥?”

  “那刚才是谁看得那么认真?”

  我有些恼羞成怒,很讨厌他脸上自以为是的笑容,心里没来由地窜出一团火。看到前面有条小巷,我连方向灯都没打,就一个急转弯把车拐进去停住,拔下钥匙扔给他,说,“你自己开吧。”

  然后,我迅速地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往黑暗的小巷内走去。

 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,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憋得慌。清脆的高跟鞋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,Nick跑过来拉住我的手臂,说,“你怎么了?生那么大气干嘛?”

  “你怎么老是欺负我?”我委屈地说完,使劲地挣脱他的手。

  Nick没有放开我,沉默一阵后,他低声地说,“对不起,今天忽略了你。那个Pauline的老公是我们公司的Partner (合伙人)之一,我总得应付她一下吧。”

  看我没有说话,Nick轻轻地叹了口气,温柔地说,“这么晚了,别闹了,我们回家好么?”

  然后他很自然地牵起我微凉的手往回走。Nick的手很大很温暖,可以把我的手很好地握住,手心的温度慢慢地传到了心里。我想,即使穿着讨厌的高跟鞋,我也愿意和他这样老天荒地走下去。

  (呃,最后一句话,貌似有点严重)

  某天,Nick来问我,“这个周末我们去堪培拉吧?”

  “不想去,那里好无聊,”我一口回绝。

  “悉尼也很无聊。反正没事做,去吧。”

  “谁说没事做,我想睡觉,最近上班忙死了。”

  “我来开车,你可以在车上睡觉。”

  “你知道吗?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到别人活腻的地方,”我不甘心地辩解。

  “那你就当我在悉尼活腻了,陪我去堪培拉散散心吧。”Nick继续死缠烂打。

  “唉,那好吧,败给你了。”

  周六早上我还在睡梦中,Nick来敲门叫我起床。

  我迷迷糊糊地说,“饶了我吧,你没说是今天啊。”

  “今天不是周末吗?”

  我自知理亏,不理他,继续蒙头大睡。Nick没听到我起床,直接开门进来,站

  在我床边,皱着眉不满地说,“你是猪啊,快起来,不然我掀被子了。”

  “喂,你进来也不敲门,太过分了,”我裹了裹被子说。

  “我没把你当女的。”

  “去死吧你,”我向他扔了个抱枕。

  “你再不起来,我真的会动手,”Nick的眼睛开始喷火了。

  被他这样一闹,我也早没了睡意,说,“你先出去,我马上起来。”

  Nick抛下一句,“给你10分钟。”然后走出去,把门带上。

  我换了套舒适的运动装,去卫生间收拾干净后,走进厨房打算啃面包。

  Nick看到我说,“我帮你做了sandwich,路上吃吧。”

  “好,那走吧。”

  Nick看着空着手的我,问,“你没带换洗的衣服吗?今晚会在那里过夜。”

  “啊,为什么要过夜?”在我印象中,去堪培拉都是当天来回的。

  “你想累死我啊,当天来回,要开六个小时,”Nick冷着一张脸说。

  “不如我们坐飞机吧,反正你有钱,”我故意气他,谁让他剥夺了我睡觉的权力。

  “你还不快去拿衣服?”Nick懒得和我抬杠,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冷峻了。

  我只能见好就收,在冰山雪崩前乖乖地回房去拿衣服。

  坐上车后,Nick递给我一个饭盒和一小罐牛奶,说,“你的早餐。”

  我打开盒子一看,一个简单的火腿蔬菜三明治。

  Nick开着车穿过市区,上了去堪培拉的M5高速路。因为很早的原因,路上的车还很少。我始终对Nick扰我清梦略带不满,虽然他为我细心地准备了早餐。

  我:“你一大清早赶着去堪培拉干嘛,会旧情人吗?”

  “对,”Nick面不改色地说。

  “那带着我岂不是坏了你的好事?”

  “一个人开车怕睡着,再说多带个司机不会累到自己。”

  “切,那你要负责食宿, 你定房间了吗?”

  “那还用说么?”

  “哪家?”

  “Rydges,怎么了?”

  “哼,真钱啊,我今天要好好地剥削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。”

  “哈,我算什么资本家,充其量就是个高级IT民工。”

  “对了,你是定了两间房吗?”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白痴,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。

  “一间,”Nick淡定地回答。

  我开始沉默了,脑中飞快地设想有可能会发生的事。见我默不做声,Nick笑着说,“你不会以为我是想和你 ……”

  “你说呢?”我把问题抛给了他。

  “哈哈,小脑袋还挺复杂的,”Nick亲昵地拍拍我的脑袋,说,“有两张床,我没想那么多,放心吧。”

  “才怪,”我小声地嘟囔,还是自己去开间房比较妥当。

  去堪培拉的路程大概要开3小时,那天的阳光很好,暖暖地照在身上让人昏昏欲睡。Nick说,开长途太安静的话,司机容易犯困,所以为了安全考虑,我只能继续和他说话了。

  “Nick,到底为什么要去堪培拉?”

  “我毕业后去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,所以想带你去看看。”

  “哦,悉尼没工作吗,你怎么会跑堪培拉去?”我表示不解。

  “刚毕业的时候爸妈想让我回国进他们的公司上班,我不想,就躲到堪培拉去了。”

  “呵呵,你们兄弟两还真像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Jason那天告诉我,他想追求自己的梦想,以后不想进公司上班。”

  “我也是,只是爸妈那里很难交代,”说到这里,Nick就一脸郁闷。

  “生在福中不知福,你们比我们这种一毕业就四处找工作糊口的留学生幸福多了。”

  “我还羡慕你们呢,自由自在。”

  ……

  我们一路闲聊着,在休息站加了油,吃了点东西,然后又继续赶路。之后,我主动开了最后一小时的路程,让Nick可以在旁边休息下。

  我们到堪培拉市区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。 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,几栋不高的楼房下是干净的街道,旁边是整齐的树木。主街上的车都不紧不慢地开着,仿佛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挥霍。我们先开车来到宾馆办理check in, 我问前台还有没有空房间,却得到了一个客气的否定答案。

  Nick站在边上一付看好戏的样子,然后说,“上去吧。”

  我无奈地拿着包,和他上了楼。

  房间的风景很好,可以俯瞰市区的湖景。我们放下包后,去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,然后去湖边的公园逛了逛。堪培拉是个让人既爱又恨的城市 --- 我喜欢它如少女般的恬静与安详。沐浴在夏天的阳光下,在湖边散步是一件惬意美好的事情。我也讨厌它的冷清和萧条,当夜晚来临时,市区的街上也见不到几个人,除了饭店外,别的店都早早地打烊了。用Nick的话讲“这是座充斥着寂寞的城市。”

  在公园散步的时候,Nick向我描述了他在堪培拉单纯而幸福的时光。

  他喜欢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去湖边晨跑,累了就随便在草地上一躺,看着云层的变化然后慢慢地睡去。每天他都骑自行车去市区的公司上班,有次忘了上锁竟也没被偷。周末的时候,他会去ANU(澳洲国立大学)和几个学生踢球,输的一方就会请客。每隔一个月,他就开车回悉尼和家人相聚,但是经常会因工作的事和父母发生争执,最后不欢而散。

  听着Nick将他曾经的生活铺展在我的面前,我想起了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《恋之风景》,女主角小曼因为思念已故的男友,来到他生前的城市寻找他曾经生活过的痕迹。此刻的我和小曼是何其相似,只是我比她幸运的多,我喜欢的人此刻正陪在我的身边,将各种回忆一一拼凑在我的眼前。当我走过Nick曾经流着汗跑过的路,坐在他曾经躺过的草地上仰望湛蓝的天空,堪培拉这座孤独的城市似乎也变得熟悉和生动起来。

  下午我和Nick回到宾馆休息,和他呆在一个房间让我感觉局促不安。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后,我躺在床上看着无聊的电视。Nick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望着醉人的湖景发呆,似乎还沉淀在回忆之中。我昏昏沉沉地睡着过去了,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室内光线昏暗,Nick坐在书桌前玩电脑。

  看我醒来,Nick说,“我们去吃晚饭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简单的晚饭过后,Nick和我上Black Mountain(黑山)看夜景。站在Black Mountain的塔上可以俯看整个堪培拉的全景,可惜我们错过了参观时间,只能站在山上看夜景。

  面对整个灯火迷离的城市,Nick对我说,“Vicky你相信吗? 站在Black Mountain上大声地喊出你的愿望,就能马上实现。”

  “骗小孩的吧,我才不信。”

  “不信你试试。”

  “我才不上当呢。”

  “你猜我有什么愿望?”

  “不会是天下掉下100万澳元这种事吧?”

  “我就这点出息啊?”他笑着加了句说,“至少要一千万吧。”

  “当心砸死你,那你就喊吧。等等,让我站远点。”

  “干嘛站开?”

  “不想被当成和疯子一伙的。”

  然后Nick真的喊了,他的声音很快被风带走,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听到,他喊的是,“Vicky,做我的女朋友吧!我喜欢你!”

  我瞬间有种窒息的感觉,天地间的一切包括我自己在这一秒静止了,耳边只有Nick的那句话在心底如涟漪般不断地扩大,然后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中。

  Nick喊完后,走过来将我轻轻拥在怀里,在我耳边说,“可以答应我吗?我是认真的。”

  这时,停车场有工作人员走过来,高声问了句,“is everything alright? (没问题吧)?”

  应该是Nick的喊声被他听到了,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。

  我们仓促地分开,对他喊了声,“Nothing (没事)。”

  等工作人员离去后,我对Nick说,“我们回去吧,有点冷。”

  Nick 拉着我的手,说,“你还没回答我。”

  我心慌意乱地说,“让我考虑下吧。”

  Nick依然没有动,然后他不甘心似的把我推到身后的树上,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,低下头深深地吻了我。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一开始略微地挣扎着,之后就情不自禁地陶醉在那个缠绵悱恻的吻之中。

  我当时的心情和梁静茹在《亲亲》中唱的一样:

  “同时甜蜜与心碎

  是你的幽默还是温柔

  是瞬间烟火, 还是不甘寂寞

  第一次你抱紧我

  轻轻的亲亲

  紧紧闭著眼睛

  是你不是你, 说不定

  ......

  梦一样轻的亲亲

  不敢用力呼吸

  不敢太贪心,太相信 我的幸运

  百分之百是你。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Nick终于放开了我,带着坏坏的笑说,“怎么样,考虑好了吗?”

  我心底发出一声悲鸣,OMG, 他真是个怪物,现在还着想这个问题。

  看我没说话,Nick就继续说,“不答应我就只能继续下去了。”说完,又低下头作势要吻我。

  我连忙说,“等等,我答应你了。”

  Nick带胜利的笑容,拍拍我脑袋说,“真乖,再奖励一个Kiss。”然后又是一个悠长的吻。

  Orz,被骗了。

  我那个囧啊,不敢看他赤裸的上身,翻出自己的换洗衣服,扔下一句,“我去洗澡了”,然后进了卫生间。我先打开花洒,然后一屁股坐在马桶盖子上想下一步该怎么办。无奈想了半天也毫无头绪,只有一个办法,拖 --- 等Nick睡着了再进去。

  我百无聊赖地拨弄着台面上的肥皂,洗手液,然后坐在马桶盖上继续发呆,真后悔没把手机拿进来,不然也能玩玩游戏打发时间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Nick来敲门,“你搞什么鬼,那么久?”

  “啊,我做面膜呢,你先睡吧。”我急中生智地胡乱编了个理由。

  “做面膜也可以先出来。”Nick没被我轻易打发。

  “我怕吓着你,你累了先睡。”

  “没事,我等你。”

  我等你?! 你等我做什么啊?!

版权保护: 本文 感情文学网(记录那些浪漫温馨) 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 http://www.gyzhiqingyun.com/n/386.html


管理员追梦人
追梦情感网是专业的生活情感网站,专注生活情感、婚姻生活情感、恋爱技巧宝典、情感心理咨询、爱情挽回指南等领域,为广大网友提供一个良好的情感分享平台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398650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
  •